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贵州醇并购贵州青酒落槌联姻就能实现10年6000亿市值?

2022-10-18 20:40:11 2513

摘要:财联社(成都,记者 苏启桃)讯,上个周末,贵州醇、枝江酒业董事长朱伟在个人头条号上发布动态“青醇之恋,今天正式签约”,宣告坊间传得沸沸扬扬的贵州醇并购青酒案落下帷幕。这也意味着,继9月15日宣布与控股股东江苏综艺旗下三际投资共同全资收购蔺郎...

财联社(成都,记者 苏启桃)讯,上个周末,贵州醇、枝江酒业董事长朱伟在个人头条号上发布动态“青醇之恋,今天正式签约”,宣告坊间传得沸沸扬扬的贵州醇并购青酒案落下帷幕。这也意味着,继9月15日宣布与控股股东江苏综艺旗下三际投资共同全资收购蔺郎酒业后,贵州醇又一次并购落地。

3个月并购2家酒企,贵州醇意在以并购快速扩大产能。11月16日,朱伟更是在头条号立下宏大目标“青酒10年6000亿市值”。业内人士认为,喊口号容易,二次创业步履维艰,后续如何整合消化,如何实现“老牌翻红”才是摆在朱伟面前的现实问题。

“网红式营销”下的并购

事实上,此次并购早在业内引发关注,且始作俑者即是朱伟本人。最近2个月,其在头条号上反复释放与贵州青酒的各种“绯闻”,引发业内多轮讨论和猜测。

今年8月4日,朱伟宣布贵州醇开启“买买买”模式,并让网友推荐标的。9月14日,其发文称:“连续三届贵州名酒,青酒和贵州醇太多相似之处。”此文一出,市场猜测贵州醇有意收购贵州青酒。

之后几日,朱伟连续发文,言必提青酒,直言替“贵州青酒”设计三种组合字体,连夜给青酒设计广告画面和文案,甚至在官宣收购蔺郎酒业的文案最后还加了一句“抱歉,不是青酒”,吊足关注者胃口。

9月27日,朱伟发文称青酒集团生气了并晒出青酒的《警示函》,但隔日却宣布正式启动“贵州青酒收购计划”。之后更是晒车票,晒合照,晒青酒,说债务,说代理……直至上周末宣布完成收购,还一直更新青酒最新动态。其中就包括3条重磅消息,官宣自己正式担任贵州青酒董事长、总经理;宣布青酒全员涨薪,连涨3年,平均涨幅不低于30%;以及青酒10年6000亿市值的大目标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此次贵州醇收购贵州青酒为承债式收购,此前朱伟透露青酒有12亿债务,但具体的收购对价及细节等并未披露。

朱伟在收购青酒案上的“网红式营销”,目的很明显,即利用其个人影响力将已经没落的白酒品牌重新拉回公众视野。酒水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向财联社记者表示,朱伟是一个“高手”,深谙传播之道,在贵州醇、枝江、蔺郎、青酒等品牌上,他撬动了巨大传播。

贵州青酒无疑是需要市场重新认识的昔日“巨头”。官网显示,贵州青酒集团前身为“贵州青溪酒厂”,是1955年在青溪几个较大的酒作坊上以公私合营成立的老牌酒厂。2000年,贵州青酒销售额突破3亿,2010年达到10亿左右,2012年销售额仅次于茅台,为贵州第二。但在激烈的竞争之下,贵州青酒陷入连年亏损。目前,其年酿酒产能达到万吨,并有万吨老酒(酱酒占比80%)。

瞄准老牌酒厂的产能

朱伟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,收购贵州青酒更多的是看中它的品牌,青酒70年老酒品牌基础很好。但一个日薄西山的老品牌,何以实现10年6000亿元市值?

“今天觉得6000亿是比较宏大的目标,但10年间,整个行业的发展、白酒消费升级、市场扩容带来的利润率的进一步提高、通货膨胀等影响下,10年后的6000亿市值也就相当于就是现在的1000亿,并不是特别大的企业。若国台现在上市,市值肯定过千亿。”朱伟向记者表示,若把握得好,10年6000亿市值也没那么难。

朱伟告诉记者,未来会把贵州青酒做成生态平台,简单说就是全行业共有共建共享,号召全国的大商进来,同时从全行业招聘一批精英,整合各种合作方,共同做大做强青酒品牌。以原始股作为纽带,让大部分重要参与方除了获得产品经营的回报之外,还能获得资本的增值回报。

虽然朱伟说看中青酒品牌,但于朱伟和贵州醇而言,万吨产能及万吨老酒明显具有巨大的诱惑。

欧阳千里告诉记者,早在江苏综艺收购贵州醇之后,便曾透露过其发展之路,即通过不断并购,成长为“帝亚吉欧”式的酒业集团。并购枝江、蔺郎、青酒,与其说是真金白银的并购,不如说是“连横合纵”的新利益体。

财联社记者注意到,朱伟此前曾表示,贵州醇2025年产能目标5万吨。而据公开资料,贵州醇技改投产后产能1.25万吨,公司陆续并购的蔺郎酒业和贵州青酒各有产能1万吨,合计已经达到3.25万吨。另外,10月15日江苏综艺与古蔺县政府签约百亿项目,拟将蔺郎酒业坤沙酱酒产能扩至3万吨。

朱伟告诉记者,蔺郎酒业扩产项目分4年完成,到2025年贵州醇可达到5万吨的酱酒产能。其还透露,后续若有好的品牌,不排除继续并购的可能。

如何实现品牌复兴?

朱伟“网红式营销”增加了贵州醇、贵州青酒等品牌在业内的曝光率,但扩张之后呢,朱伟的豪言壮语和目标真能如其设想的可兑现?

欧阳千里认为,传播、热议是可以使老牌重新回归酒业视野,可“老牌翻红”需要的是“实打实的销量”,而非“几万、十几万、几十万的展示”。

中国白酒学院常务副院长杨柳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亦表示,靠另类营销扩大品牌影响力无可厚非,但比起收购,更难的是重组后的整合,不管是管理、营销、渠道、品牌还是文化、团队等等,都是朱伟必须面对的问题。

值得一提的是,9月底,朱伟曾公开表示:“我们未来的发展目标就是要做行业整合,整合的方式就是不断地收购酒企和复制这样的模式,就像肯德基开店,第一家、第二家店开好之后,开第三家、第四家,持续复制下去。”

但朱伟的“第一家店”贵州醇目前还难言成功。贵州醇同贵州青酒一样,是贵州老牌酒厂之一,上世纪90年代销售额一度超越茅台,成为“黔酒之王”。但在维维豆奶的麾下,贵州醇日渐西山,持续亏损。2018年12月,维维股份拟出售贵州醇55%股权时数据显示,贵州醇2018H1收入不足0.33亿元,长期处于净亏之中。2019年7月,江苏综艺入主贵州醇,2020年1月朱伟从洋河股份离职并加入贵州醇。上任后,朱伟为贵州醇提出了所谓“真年份”概念,到2020年5月,就扭转了之前八年亏损3亿的局面。此后朱伟还在头条号发布,9月贵州醇保持了100%同比增长,10月这一数据扩大至600%。

但朱伟“网红式营销”下,贵州醇业绩真实性待考。其也坦言,增幅大有过往业绩基数低的因素。维维豆奶弃子尚在求生存,新并入的蔺郎酒业和贵州青酒又将何如?

杨柳向记者表示,蔺郎酒业原来业务主要在原酒销售,本就没有什么品牌和底蕴可研,而贵州青酒虽然是老品牌但掉队多年,已经逐渐淡出人们视野,如何解决品牌力的建设问题;朱伟一人肩挑3家酒企的董事长、总经理,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胜任;这几家酒企如何进行不同的定位,如何差异化发展等等,都是摆在朱伟和贵州醇面前,亟需解决的问题。

营销方面,此前朱伟曾披露,未来2年每年投入不低于5亿元广告,用于贵州醇、枝江、青酒等名酒品牌全国复兴。根据朱伟社交平台发文,贵州醇、枝江酒业的部分广告投放已经落地,但这样的投放能带来多少实打实的销售额,仍需要时间检验。

对于其身兼多职,其向记者解释,“每家酒厂都是独立的生产、经营、管理的团队体系,我兼任董事长、总经理,更多把握战略性的问题和整体的市场发展规划,让每一家的领导层可以分工合作、清晰高效。”

至于市场关心的上市问题,朱伟则坦言,至少三年内不考虑上市,埋头先做发展,做到相当规模之后再考虑上市,且现阶段也不太需要资金的注入。

本文源自财联社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